即使灵魂不走,也不哭着接受

可乐开了/文

《即使灵魂不走,也不哭着接受》

扬州二十四桥.jpg

1.二十四桥明月夜

我扶着小凡坐在深秋的二十四桥下,水边的岩石凉的像我们的心,游人如织的瘦西湖这时候反倒清静了下来。

她把头靠在我肩上,没有哭,但是眼睛很红,波光粼粼的霞光照在湖面上,几对鸳鸯游来游去,寻找喂食的人。

她说姐,就怪你,

我说是啊,怪我,

她说姐你为什么要劝我继续。

我说是啊,即使灵魂不走,也不该哭着接受。

2.幸福的回光

“姐,我们买房了!”她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光芒,穿过人群欢快的朝我奔来。

小凡只有23岁,从小被自己的亲生父母送了人,但我想不明白的是,为什么明明是亲生父母的第一个孩子,却要承受这样的变故。养父母人都很好,虽然自己有两个子女,但依旧对小凡视如己出。因为家庭情况不好,高中的时候她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认了他们,目的不过是想解决一下自己的上学费用问题。所以小凡敏感而坚强,踏实而内秀,工作努力又认真。很多次诺大的办公室就剩她一个女孩,为专题或者新闻稿绞尽脑汁。对于这样的孩子,我总能生出许多恻隐之心。

四年的大学恋情,让他们有点老夫老妻的感觉,已经买房并且装修接近尾声,结婚似乎已经板上钉钉。所以当她偶然在养父母家里看到那几条暧昧短信的时候,当她知道他不断在其他女孩子面前说她不断出轨,情人不断后,她瞬间泪崩。哭着给我打电话。他下跪,承认错误,删除联系人,发誓再也不会有同样的事情发生。

四年,最美好的青春来过,在这个人身上用过,每一碗粥都有温度,每一个眼神都有甜蜜,每一次牵过的手都记得对方手心的纹路,即使闹别扭,都以为是幸福的催化剂。

我不用费劲劝阻,他们仍在继续。

《即使灵魂不走,也不哭着接受》

总有一瞬间相依相靠.jpg

3.响彻三个人的巴掌

二十天后小凡就要嫁为人妻,我联系了婚庆公司,帮小凡定了婚宴节目、喜糖、红酒与伴手礼。

假如不是在万达的商场二楼看见一对吵架在情侣,也许他们的婚宴就会如期举行。

拐角处一群人围观,女的歇斯底里,男的性情乖戾!

“结婚?!那我的孩子怎么办?”我和小凡远远的听着,摇摇头,俗套的故事每天都在发生。男人沉默。

“我求你了,你离开她好不好。我要这个孩子!”女人带了哭腔,小凡摸摸三个月大的肚子,长长的叹气。显然,沉默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式。

“她有什么好,出轨,和别的男人暧昧!”小凡说姐,我们去看看吧。

有两个巴掌声,响彻了三个人的心。

一声,是男人打的,在哭泣的女人身上。

一声,是小凡打的,在打人的男人身上。

《即使灵魂不走,也不哭着接受》

我们只不过方向不同.jpg

4.总一次难忘的燃烧

“魔兽”霍华德在自己23岁那年,光荣地有了自己的“私生子“。霍华德觉得,自己每次和女人共度春宵,都是为了拯救对方的灵魂。就连最近“前女友”还在恭喜霍华德又当爹了。因为忍受不了篮球之神乔丹的风流成性,他的妻子在17年后选择了离婚。

我们不是明星,即使是,也无法容忍爱情或婚姻里的不忠。

小凡说,她是普通人,只想拥有普通人的爱情。

一生也许只爱一个人。

即使时光随着岁月流转不停的往前走,灵魂依旧停留在青春的泥沼中无法前行。

也不愿意这样哭着接受。

二十四桥短而陡峭,如青春里的感情,也许前期的黯然和后面的平淡,只为了一次炽烈的燃烧。

点赞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