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陵渡口初相遇,一见杨过误终身。

无意间在网上看到这篇文章,就搬到了金吧,大神勿喷

风陵渡口初相遇,一见杨过误终身。

如果可以穿越到金庸的武侠江湖中去,我一定毫不犹豫选择风陵渡的那个雪夜。书中说那天的雪下得极大。遥远而热闹的江湖,在这“片片吹落轩辕台”的雪中静悄悄的,一句话也不说。风陵渡口,霜冷长川,冰坼黄河。就在一群侠客谈笑声中,一个十五六岁的倾城少女蓦然回首。“你们说的那个神雕侠是谁?”一个慢不经意的发问,却成就了一段金庸武侠世界里最唯美的“单相思”。也有了那四句被人一传再传的妙语:

风陵渡口初相遇,一见杨过误终身。
只恨我生君已老,断肠崖前忆故人。

一见杨过误终身。最关键的一个字是“误”字,这也是今天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。所谓的“误”涉及到三个问题:郭襄为什么喜欢杨过,并因此误了终身?杨过为什么不喜欢郭襄,而误了她的终身?一见误终身的除了郭襄,究竟是否另有其人?

郭襄对杨过的感情,有人说是喜欢,有人说是崇拜,有人说是敬仰。这样的想象可能是最好的结果——无论喜欢与否,郭襄这个人物的形象都会显得更加立体丰满。寥寥数笔,不过几个出场,几句对白,却成了《神雕》收官前最惊艳的点睛之笔。一如未出场却让人神往的独孤求败和缥缈无踪的南海神尼(形象出自唐传奇《聂隐娘》),金老爷子刻画人物的功力的确不是盖的。

这个答案,在金庸重修作品的版本中,终于有了答案。在三十八回,第1330——1331页,有这么一段:

(金庸最新修订版的情节。原话是:“郭襄这时心中想的却是:‘可惜我迟生了二十年。倘若妈妈先生我,再生姊姊,我学会了师父教的龙象般若功和无上瑜伽密乘,在全真教道观外住了下来,自称大龙女,小杨过在全真教中受师父侮辱,逃到我家里,我收留他教他武功,他慢慢地自会跟我好了。他遇到小龙女,最多不过拉住她手,给她三枚金针,说道:‘小妹子,你很可爱,我心里也挺喜欢你。不过我的心已属大龙女了。请你莫怪!你有什么事,拿一枚金针来,我一定给你办到。’”

风陵渡口初相遇,一见杨过误终身。

郭襄爱上杨过经历了三个阶段:

第一个阶段:崇拜敬仰。

郭襄其实是可怜的,爹娘操劳战事,自己整天受那个蛮横无理姐姐的气,身边能和自己玩儿的还是一个又笨又呆的鲁有脚。她从内心深处希望有那么一个知冷知热的人给自己以慰籍。小小年纪,身在闺阁,江湖上却流传着郭二小姐“小东邪”的美名,这注定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女子。风陵渡口,她跟着一群江湖怪人只身赴险,只为见一见这位名满天下的“神雕侠”。

仅这一点豪气和胆识,就足以使《神雕》中所有的女子汗颜。以至于此后开宗立派,显然只是题中应有之意。两人一见面,杨过为了化解江湖恩怨和救史叔刚的命,亲赴沼泽寻找灵狐,以身犯险。他不仅侠肝义胆、豪气干云,而且武功卓绝,无拘无束。两人身上却都有那么一股子豪气、义气和满腔的古道热肠,可谓不谋而合,惺惺相惜。郭襄对这位带着丑陋面具的神雕侠可谓敬仰之极,以至于第一次见面便将他与自己的外公和爹爹相提并论。

风陵渡口初相遇,一见杨过误终身。

第二个阶段:倾心痴恋。

当杨过知道,这个妙龄少女就是当年自己怀中襁褓里的婴儿郭襄时,如何会不对她又是一番疼爱。一边是对她无微不至的关怀,细到了一个捡手帕的动作。这样细致入微的关怀郭襄以往的成长中几乎是不曾领受过的。一边又是给她三枚金针,说是答应她任意三件事。这对任何情窦初开的少女来说都是一件要命的事情。于是,她迫不及待想要一睹对方的样貌。可能在她心里,已经隐约感觉到这个丑陋面具背后的大哥哥是个美男子了吧。

再怎么说,一个盖世英雄,也不可能是个样貌丑陋、神情猥琐的人。杨过摘了面具,那一刻郭襄天旋地转,神魂颠倒。眼前的男人,剑眉星目,貌比潘安,虽然两鬓几缕白发,却平添了一种沧桑和成熟之美。她霎时间就被爱的雷霆击中了,从此万劫不复。继而毫不犹豫用掉一根可以实现她任何愿望的宝贵金针,只为让他在自己的生日时,过来说说话。

他把英雄大会变成了为她庆生的派对,当她被那几千只耳朵吓得惊魂失措时,紧接着的漫天烟火,则让她再一次领略到前所未有的幸福滋味,世界上有一个人愿意为了自己的生日让整个江湖的高人都来祝寿,精心营造出照亮了夜空的烟火,斑斓的夜空,他从天外翩然而落,这样的惊喜,足够让她回忆一生了。

风陵渡口初相遇,一见杨过误终身。

第三个阶段:放手成全。

当杨过没有等到妻子的十六年之约,纵身跳下断肠崖那一瞬,郭襄也完成了对杨过爱的终极仪式,随他跃下悬崖。这一刻,眼中有你,不问生死。在她眼中,这个世间无二的痴情男子永远都值得自己去爱,去不顾一切地守候。杨过从寒潭把她救出,她瑟瑟发抖,却拿出金针告诉他、宽慰他,鼓励他不要自寻短见,龙姐姐一定还活着,要活着见到她。

她知道,杨过不爱自己,但是她更知道,爱一个人,和那个人爱不爱自己没有多大关系。她从未想过占有,此刻,她却选择成全。并且将那段痴爱着他的情,埋在心底最深处的地方。华山之巅,神仙眷侣,绝迹江湖,她看着他们的背影,黯然销魂,没有一言半语的承诺,却守着一份情思,终身未嫁。

此后她千山万水想去见他一面,却人海茫茫。终于不再找寻,峨眉山上开宗立派。但不论何时,哪怕直到她圆寂那一刻,她仍然爱着那个大哥哥。她的宝剑“倚天”,是杨过送给父母的玄铁重剑所炼。峨眉的掌门铁指环,也是那柄玄铁剑上得来。她把最疼爱的弟子叫到跟前传位于她,直到她轻唤这个弟子法名的时候,我们才知道那个她曾经邂逅过的地方一直都藏在她的心里,没有让任何一个人走进过。

此后,第二代掌门人“风陵师太”正式执掌峨眉。

杨过对郭襄,是出于本能的一种疼爱。

当年他抱着她经历了无数艰辛,是陪伴她成长的“教父”。杨过身上的那种父性的关怀是任何一个女子都抵抗不了的。他为陆无双接骨,教完颜萍武功,替公孙绿萼驱寒,甚至连冷血的李莫愁都在他一抱之下险些沉沦。可云烟过眼,只有小龙女给过他刻骨铭心的爱,在她面前,他的聪明才智统统派不上用场,像个孩子一样插科打诨,他本身所携带的对自由的向往才能无拘无束。

郭襄曾给过他这样的温暖,然而十六年的等待,两鬓斑白,思念已经深入骨髓。经历了人生繁华、看遍了人生冷暖,他才明白,生死相许,许的只能是一人。这也许是世界上最好的一种情了,郭襄可以爱杨过至死不渝,但藏在心底,因为他深爱妻子。杨过可以一句伤她心的话也不说,静静地来,轰轰烈烈、坦坦荡荡地陪伴,静静地离开。这是最好的结局。

“孩子,三枚金针虽然用完了,今日你若有任何需要,我必帮你办得妥妥当当。”华山之巅,他这句话是对她最后的疼爱。而她也明白,自己在他眼中,只能是一个孩子而已。

误终身,误的又何止是郭襄一人。完颜萍,陆无双、程英、公孙绿萼,乃至那个直到最后才敞开心扉承认“只要他稍微顺着我一点儿,我便为他死了,也所甘愿。我为甚么老是这般没来由的恨他?只因我暗暗想着他,念着他。”的郭芙,哪个不是一遇杨过“误”终身?可当所有的人都把目光和焦点聚集在这点上时,却忽略了这句话的另外一层意思。诗中讲,郭襄为了杨过“误”了自己的终身。可她自己,又何尝不是“误”了另外两位奇男子的终身呢?

书中讲:“郭襄向张君宝使个眼色,低声道:“到底走不走?”张君宝摇摇头,嘴角向觉远一努,意思说是要服侍师父。郭襄朗声道:“好,那我不管啦,我走了。”张君宝忙道:“姑娘一番好心,师父和我都十分感激,永远不敢忘记。” 郭襄轻轻叹了口气,心道:“可是旁人却早把我忘记得一干二净了。”只听得树林中一声驴鸣,那头青驴便在林中吃草。郭襄道:“张兄弟,你也不必送我啦。”

呼哨一声,招呼青驴近前,张君宝颇为依依不舍,却又没甚么话好说。 郭襄将手中那对铁铸罗汉递了给他,道:“这个给你。”张君宝一怔,不敢伸手去接,道:“这……这个……”郭襄道:“我说给你,你便收下了。”张君宝道:“我……我……”郭襄将铁罗汉塞在他的手上,纵身一跃,上了驴背。”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