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红楼梦》〔好了歌〕及〔好了歌注〕解读

世人都晓神仙好,惟有功名忘不了!

古今将相在何方?荒冢一堆草没了。

世人都晓神仙好,只有金银忘不了!

终朝只恨聚无多,及到多时眼闭了。

世人都晓神仙好,只有娇妻忘不了!

君生日日说恩情,君死又随人去了。

世人都晓神仙好,只有儿孙忘不了!

痴心父母古来多,孝顺儿孙谁见了?

甄士隐家业破败后,夫妻俩到乡下田庄里生活。又赶上“水旱不收,鼠盗蜂起”,不得安身,只好变卖了田产,投奔到岳父家。其岳父又是个卑鄙贪财的人,把他仅剩的一点银子也半哄半赚地弄到自己手里。甄士隐“急忿怨痛”、“贫病交攻”,直正走投无路了。一天,他拄着拐杖走到街上,突然见一个“疯癫落脱、麻履鹑衣”的跛足道人走过来,叨念出这首歌。甄士隐听后,诵出《好了歌解》。

甄士隐知投人不著,心中未免悔恨,再兼上年惊唬,急忿怨痛已伤,暮年之人,贫病交攻,竟渐渐的露出那下世的光景来。可巧这日拄了拐杖挣到街前散散心时,忽见那边来了一个跛足道人,疯癫落拓,麻鞋鹑衣,口内念着几句言词道:

士隐听了,便迎上来道:“你满口说些甚么?只听见些‘好了’‘好了’。”那道人笑道:“你若果听见‘好了’二字,还算你明白。可知世上万般,好便是了,了便是好。若不了,便不好;若要好,须是了。我这歌儿便名《好了歌》。”士隐本是有夙慧的,一闻此言,心中早已彻悟,因笑道:“且住!待我将你这《好了歌》注解出来何如?”道人笑道:“你就请解。”士隐乃说道:

陋室空堂,当年笏满床。

衰草枯杨,曾为歌舞场。

蛛丝儿结满雕梁,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。

说甚么脂正浓、粉正香,如何两鬓又成霜?

昨日黄土陇头送白骨,今宵红灯帐底卧鸳鸯。

金满箱,银满箱,展眼乞丐人皆谤。

正叹他人命不长,那知自己归来丧!

训有方,保不定日后作强梁。

择膏粱,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!

因嫌纱帽小,致使锁枷杠。

昨怜破袄寒,今嫌紫蟒长。

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,反认他乡是故乡。

甚荒唐,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。

曹雪芹的《红楼梦》中的每一首诗词都不是无缘无故的,几乎每一首诗词都有含义并且可以在书中寻找到合理的注解。

《红楼梦》〔好了歌〕及〔好了歌注〕解读

《好了歌》与《好了歌注》更是具有画龙点睛的作用,是对整部《红楼梦》的精确注解。

士隐听了,便迎上来道:“你满口里说些什么?只听见‘好了’‘好了’。”那道人道:“你若果听见‘好了’二字,还算你明白。可知世人万般,好便是了,了便是好,若不了,便不好;若要好,须是了。

这里的“好”指的是人世间的荣华富贵与功名利禄,是滚滚红尘中人的所有的物质欲望;这里的“了”是终结,是了却,是放弃,是回归。

几乎所有的凡夫俗子都在努力地追求那个“好”而不是学会“了”。人世间的好的必然的,是众心所向,然而事实上我们有时不得不面对这个“了”。有“好”必有“了”,人世间的最后归宿是这个“了”。但是几乎所有的人都忘不了这个“好”,而不会自觉地去理解这个“了”。

好了歌是一个跛足道人口中所念,但却有宏达的境界,是对整个人世间人情世故的总结:人从懂事时开始就在为功名二字而拼搏,倾扎,然而纵观古今,那些功成名就的将相们又在哪里呢,萋萋芳草掩没了那一堆荒冢。金银财宝本是身外之物,但多少人一生都在争财夺利,等到人死了,还不是两手空室地走。活着时秀恩爱的夫妻,总觉得情深恩重,然而等到人死了又有几个为你坚守。天下的祖父辈们总是时时刻刻地关心念叨他们的儿孙,但是又有几个儿孙会想念和孝敬他们的祖辈呢。世界上功名利禄,酒色财气都只是一个空字。

甄士隐的《好了歌注》并不局限于字面上的注解,而是联系实际的意解,具有更深刻的内含。

可以这样说甄士隐的《好了歌注》是对《红楼梦》内容的提示或者是总结,甄土隐既是书中主人公贾宝玉的化身,同时又有作者的影子,因比,这首《好了歌注》并不空洞,而是句句落实的,这里包含了对整个红楼世界人物命运的影射和总结。

《红楼梦》〔好了歌〕及〔好了歌注〕解读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