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码农的自白

一个码农的自白

文|三月禾

几年前的七月,我拿到了北航计算机硕士学位。离校前,我们从校园的北角到南端,把青春的身影定格在每一个值得回忆的角落。我们卖掉课本,小书桌、小台灯等,把三年积攒的所有东西做一次最后的清理。当吃完散伙饭,骊歌响起,我们在一起抱头痛哭。此生,同学情分,缘尽于此。

我在北方的一家互联网巨头公司上了班,从此,我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码农。码农也有一个文雅的名称–软件工程师。

码农的生活像狗一样,注定没日没夜地辛劳。除了正常的上班时间,下班和周末的大部分时间,我也是在办公室里度过的。别人的周末有蓝天白云,有沙滩椰林,而我的生活,却被密密麻麻的代码写满了。有什么办法,谁叫我做了码农呢。每当产品要上线时,是码农最忙的时期。通宵达旦,不眠不休地扣代码、改缺陷,为了确保产品如期稳健地上线,我真的做到了呕心沥血。

有一年冬天,那天晚上跟平常一样,下了班在园区的食堂草草地解决了晚饭,然后回到办公室,一头插进还没有敲完的代码中。每个人的办公桌上都是两个戴尔显示器,方便办公。当我环顾左右时,看到电脑显示屏上全都是数据和代码。以至于当我回头看同事时,我看到了他们脸上显示的是一个个被我定义的变量,以及一条条程序的语句。我坐下来,一忙就是六七个小时。下班的时候,已经到了凌晨,外面冰天雪地,冻得我牙齿哆嗦。雪下了两尺厚,我走了一段又一段路,没有看到一辆出租车的影子。我很想哭,但是又不敢,因为泪水流下来会瞬间结成冰珠,傻瓜才希望脸上挂着冰珠呢。北风像冰刀一样一阵一阵地刺过来,刺到了我的心口上。我停了下来,在原地不停地跺脚。这时,我们老大刚好开车经过,载了我一程。不然,那天可能就冻僵在路边了,从此,这个世界就少了一个码农。当时还没有滴滴,快滴或一号专车什么的,即使有,在那种天寒地冻的凌晨,会有人愿意接单吗?

互联网的发达时代给码农创造了很多实现自我价值的机会,码农也为互联网的发展付出了青春和汗水,推动着互联网向巅峰时代迈进。我辛辛苦苦,踏踏实实的工作也换来了比较丰厚的回报。有一天,我觉得太累了,想家了,我就辞了工作,回到了南方的城市,我结识了我现在的未婚夫。不得不遗憾地说,他也是个码农。

-2-

我们用工作五年的积蓄,在这个一线城市买了房子,买了车子,然后领证。我也进入了一个新的公司–一个做IT的外企。

码农的新生活又开始了。在这家公司里,我第一次真正领略到“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”的含义。周围的同事要么是英美留学的海归,要么是港大的硕士。大家轻声地攀谈,彬彬有礼地打招呼。我的工作量比上家公司少了很多,从开始的学习需求,到分析确认需求,再到真正扣代码,一个迭代中的小故事只要在三五天内完成就可以了。工作之余,大家在公司的吧台上一起喝咖啡,喝奶茶,偶尔谈笑风生,偶尔插插花。周末去打网球,去健身房,去学油画。每年两个星期的年假,大家会相约一起出国旅游。我做梦也没想到,码农还可以过得这样小资。这跟我之前的码农生活相比,简直是天上人间。因此,我心存感恩,工作上仍然脚踏实地,一丝不苟。

正当我在如诗如画的生活里憧憬未来的时候,我被裁员了!就像一场噩梦,但梦醒后,我已经失业!

被裁员之前,没得到任何风声。

记得那天早晨,风和日丽,春光明媚。快到公司楼下时,一声晴天霹雳把我吓了一跳,一场暴风雨突然袭来,我来不及躲闪,瞬间被淋得湿透,浑身发抖。我来到公司门口,看到一群人站在电梯口交头接耳,发生了什么?问了同事才知道,不让进,要在门口等通知,这更让我跌入了云雾的深渊。没多久,行政的老大出现了,他叫我们下楼,楼下有大巴等着,三辆大巴。我忐忑不安地跟着大家的脚步上了大巴,一路上我不停地揣摩着大巴的终点站以及此次蹊跷的安排。

嘎嚓一声,大巴车停了下来,我们下了车。此时雨停了,然而头顶的阴霾还未散去。我看到了我们HR的老大以及美国总部HR老大,我们被指引到丽思卡尔顿酒店,分拨进了套房内。大家坐了下来,接着HR的助理给我们分发文件。难道是要给我们秘密培训什么,然后拉到美国去?电影里的一些桥段在脑海里闪过。发到我手上时,我一眼看到文件封面的字–裁员补偿协议书,那一刻,有一种天崩地裂的感觉。这就是我工作了快两年的外企,这就是很多人挤破脑袋也挤不进来的外企,用我们的时候可以给我们最好的福利待遇,最舒适的工作环境以及最丰厚的薪水。不用我们的时候,也可以毫不客气地递上一纸冷冰冰的协议书……总部要关闭这个地区的公司,近90%的员工都被裁掉了。

我很沮丧,我的心犹如坠入了无底的黑暗深渊,我绝望至极。我一路上跌跌撞撞,以为找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,以为有了一份不菲的收入,以为,我可以在这个城市落脚。

然而我失业了,厄运总是突如其来,令我措手不及!我有车贷,有房贷,明天我该怎么生活?

我擦干眼泪,重新更新我的简历。不管怎样,码农的生活还要继续。

未来,互联网跟金融行业,服务行业,制造业以及其他领域的结合会更深入更普遍。在经济与科技繁荣的城市,也许,还会有码农的天下。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